战国无双3翻译-全战役、CG对话翻译(二)

本篇为左近、闇千代、直江、北政所、元亲、清正、官兵卫、宗茂、甲斐姬、氏康、半兵卫、元就12人的内容。
更新完毕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岛左近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三方原之战
第二章、小牧长久手之战
第三章、忍城攻城战
第四章、杭濑川之战
终 章、关原之战

● CG对话
1、一言坂
(*三方原之战前出现)
(字幕:元龟三年,甲斐武田信玄决意上洛,遂向德川领地进军。德川军于一言坂遭遇有战国最强之称的武田骑兵队,溃不成军。)
【左近】:幸村。武士不能创造出任何东西。那你说,武士究竟为何而生?
【幸村】:为向世人展示自己的生存之道。
【左近】:没错。支撑人的并非物力,而是灵魂。
【忠胜】:速速离去。
【左近】:真可怕。所谓人间与常世的界线,一定就是那种模样了。上吧,跨越它……!
【左近】:能让手下兵士发挥出如此战力的男人,此人的主公·德川家康……不想和他一较高下吗?
【幸村】:是!

2、同一个未来(*小牧长久手之战前出现)
【三成】:大家听好。敌人是那个家康,即便兵力占优也不可冒然行动,他最擅长的就是野战。
【福岛】:哼,瞧这凸额头一副我很懂的样子口若悬河的。说起来你……呜哇——!
【三成】:哈——冒然行动的笨蛋肯定要摔跤,自重!
【清正】:而且对方握有信雄,大义的旗号在他们那边。不加油可不行呐,笨蛋的脑袋肯定是敌不过对方的。
【福岛】:加油哦,三成!
【三成】:我自己的脑袋肯定没问题,能力不在一个档次。
【清正】:不限于脑袋还有很多别的。
【福岛】:呜哇!
【左近】:原来如此。归根结底,就是笨蛋、大笨蛋和无可救药的笨蛋啊。
【福岛】:什么!
【左近】:不必担心,三人集结笨蛋力量就使出来了。
【清正】:来了!
【清正】:出发!
【三成】:直指前方!
【清正】:向着我们的道路。
【三成】&【清正】:向着我们的未来!
【福岛】:哦——

3、立志(*忍城攻城战前出现)
【左近】:丰臣的天下很坚实吧。你就算攻忍城失败也无伤大局的。
【三成】:我知道。但我非赢不可。我想赢,用我自己的力量。为了能让我的力量足以保护丰臣的未来,为了能走回可以归去的地方,为了让那个地方……不被任何人破坏……我知道,以我一人的力量……要实现这一切很难。
【左近】:您这不是心知肚明嘛。那就赢吧,为了能让大家一起走到未来。

4、笨蛋力量(*关原之战后出现)
【左近】:殿下!别磨蹭了,西军已经赢了!我们赶快!
【三成】:已经不行了……左近……我……!
【三成】:左近……!
【福岛】:清正!呜哇!
【三成】:清正……!清正……我……!
【福岛】:三成……清正!
【左近】:总算又凑齐了。笨蛋力量,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立花闇千代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九州征伐
第二章、小田原讨伐
第三章、杭濑川之战
第四章、关原之战
终 章、石垣原撤退战

● CG对话
1、鬼与饿鬼(*九州征伐前出现)
【岛津】:你曾经很敬爱父亲吧?
【岛津】:要投降吗?大少爷。
【宗茂】:满口胡言。
【岛津】:很好。那便来超越鬼试试吧,饿鬼们。

2、约定(*杭濑川之战前出现)
(字幕):庆长三年,天下人·丰臣秀吉病殁,天下再度陷入战乱。立花家加入三成为首的西军在各处征战,宗茂和闇千代亦奔赴不同的战场。
【宗茂】:时势变了。
【立花】:说不定会死。
【宗茂】:害怕吗?死亡。
【立花】:求之不得。只要能将立花的荣耀发扬光大。
【宗茂】:你真是个饿鬼。不要夸耀死亡,给我活着。我不会死。
【立花】:不,会死。你总是走在我前面。
【宗茂】:呵,谁知道呢。我总是立于你上方。
【立花】:……再会。
【宗茂】:嗯。

3、两人(*石垣原撤退战后出现)
【立花】:你做什么……!
【宗茂】:快走。
【立花】:开什么玩笑!立花的荣耀不允许临阵脱逃!我也要战斗。
【宗茂】:对,你要战斗,活着,为了你自己。
【立花】:但,你……
【宗茂】:我不会死。
【立花】:……不,不——!
【立花】:我不要,开什么玩笑!谁会听你的命令!立花不是我一个人!若失去了你,我……
【立花】:战胜他们,两人一起。活下去,两人一起!这是命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直江兼续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手取川之战
第二章、上田城之战
第三章、忍城攻城战
第四章、三成救出战
终 章、长谷堂之战

● CG对话
1、爱字前立(*手取川之战前出现)
【绫御前】:兼续,从今天起,请为天下充分挥发你的才智吧。
【直江】:是!我兼续,定为上杉家赴汤蹈火、死而……
【绫御前】:目光短浅。既非为主君,亦非为国为民。
【直江】:但在下认为,若不为国为民,即便是上杉也难逃末路……
【绫御前】:诚然。若不为国为民,哪怕是我可爱的弟弟谦信想必也不得善终。为国民鞠躬尽瘁,乃为政者之义务,才秀者之责任。但……在那严苛的背后,一定……不可没有爱。明白了吗,兼续。
【直江】:是!我定铭记在心!

2、上田城的五人(*上田城之战前出现)
(字幕):开枪。向父亲开枪。然后,握住天下。
【伊达】:父亲!
【庆次】:让两位久候了。
【庆次】:最糟的状况,敌人是离天下人宝座最近的德川家康。然后,这位是此城城主之子真田幸村,是个有胆与未来的天下人一战的好汉。
【幸村】:多谢二位在生死边缘拔刀相助。
【伊达】:能有场激战可打,正是我求之不得之事!
【直江】:我最不喜战争。
【伊达】:!
【直江】:但是,在战场就必须战斗!
【孙市】:有趣的家伙。
【庆次】:这位是直江兼续,从上杉家兴致勃勃的跑来这场绝望的战斗当援军,是个有趣的人呢。
【幸村】:二位是?
【孙市】:我叫杂贺孙市,是有困难的家伙和女性的朋友。这位因为有点原因,身份不便说明,就叫他政宗吧。
【直江】:会到此地之人,虽说愚笨但绝非懦弱之辈。
【伊达】:说谁愚笨呢,蠢货!
【庆次】:哈哈哈!我乃好战人·前田庆次,比打架可不会输给你们这些笨蛋。来吧,把这闷闷不乐的空气全给吹散!正合适不是么?这场无谋的战斗就让咱们五个笨蛋来颠覆吧!

3、政宗参阵(*忍城攻城战前出现)
【甲斐姬】:怎么办?
【北条】:这不正和小子们面对面坐在想办法嘛。但是,伊达家的小鬼加入那边了呐。砍死了亲弟,流放了老妈,跪在地上装出一副死里逃生的可怜模样。用寻常的思维在乱世里可活不长久。说到底,那是个能对亲生父亲开枪的男人。他是打算用自己的野心燃起燎原之火吧。
【风魔】:舍弃寻常的思维,无论对谁都是个轻松的选择吗。
【氏康】:正是因为总有人对苦闷的记忆耿耿于怀,这乱世才总是结束不了啊。
【官兵卫】:说起来,兼续殿。据说在上田一役,与家康殿为敌之人中有一独眼猛士,此人相貌您可知晓?
【伊达】:!
【官兵卫】:上杉、真田已与家康殿和解,但此人则另当别论。祸乱天下的火种若不趁早扑灭……
【直江】:十分遗憾。那位武者骁勇善战,在下只得望其项背。
【秀吉】:好了好了,若是如此骁勇之人,此战也定将大放异彩吧。走,去夺取天下!

4、直江状(*长谷堂之战后出现)
(旁白):长谷堂一役以兼续的胜利告终。上杉军作战之勇猛,连身为敌人的家康也大为震惊。但西军本队在关原败北,兼续为上杉家之存续,前往江户城辩白。
【官兵卫】:此乃关原之战前,卿所写的直江状。这般谴责家康公罪状之人,如今还有什么可辩白?
【直江】:我上杉家,已于此役将一族之气概示于世人。若有心存气概,即便面对压倒性的物力差,亦不会为之所馁。反会燃起斗志,直面强敌而不屈。
【官兵卫】:——
(刚要开口,被直江打断囧)
【直江】:若仅靠物力与武力,家康公赢得的天下,也不过是乱世的延续。通往真正的太平之路,必须明示天下!
【官兵卫】:厚颜无耻……
(又被直江打断囧)
【直江】:我等,已将此路明示天下!
【家康】:原来如此。将才干与勇气为天下所知,这是秀吉殿生前最鼓励之事。只要有如您这样的英才,太平之世便可存续不衰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宁宁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穿越伊贺
第二章、山崎之战
第三章、贱岳之战
第四章、小牧长久手之战
终 章、小田原讨伐

● CG对话
1、穿越伊贺
(*穿越伊贺前出现)
【忍者】:来了……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伊贺。
【宁宁】:居然搞埋伏,真是群坏孩子。
【半藏】:为何会在此。
【宁宁】:有困难互相帮助嘛。
【忍者】:可恶!
【宁宁】:很出色哦,半藏!
【宁宁】:真是个不亲切的孩子呢。

2、风筝(*小田原讨伐前出现)
【宁宁】:再坚不可摧的城池,在宁宁忍法面前都有空子可钻哦!
【风魔】:可疑者。
【宁宁】:喂!小太郎!
【风魔】:接着是下面。
【风魔】:宁宁是个很努力的孩子呢。作为奖励……再送你一支吧。
【宁宁】:半藏!真是个好孩子!
【半藏】:忍者不要那么张扬。
【半藏】:是幻术吗!
【宁宁】:不要放手哦!
【宁宁】:半藏,把你也卷进来了,对不起哦。
【半藏】:只能潜入了。

3、大家好好相处(*小田原讨伐后出现)
【秀吉】:好啦,天下也统一了,肚子也饿了吧!
【福岛】:不知会不会有宁宁大人做的便当掉下来呢!哦!叔父!您看、那是!
【宁宁】:各位!我送饭来了哦!大家一起吃吧!
【三成】&【清正】:她怎么下来?
【福岛】:啊,对啊。
【宁宁】:啊——老公啊!
【秀吉】:宁宁,大家笑着过日子的天下终于到来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长宗我部元亲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木津川口之战
第二章、手取川之战
第三章、本能寺之变
第四章、山崎之战
终 章、姐川决战

● CG对话
1、海潮
(*木津川口之战前出现)
【兰丸】:那是土佐长宗我部家的援军。如此一来便可与毛利家一较高下了。
【信长】:你觉得如何?
【兰丸】:不……只是……有让人不安的香味。
【光秀】:元亲殿!您千里迢迢赶来,实在感激不尽。
【元亲】: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光秀,你拜托了我会不来么。
【光秀】:我相信您一定会来。
【元亲】:怎么了光秀?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过是让海潮染湿双脚罢了。……很好。

2、血潮(*本能寺之变前出现)
【光秀】:怎么会变成这样!本以为跟随信长大人,就能看到没有战争的地平线……因此我才能说服自己参与那些残酷的战斗!可……!
【元亲】:你为什么要来我这儿?
【光秀】:为什么?
【元亲】:若你仍愿意跟随信长,自然不会来这里。你希望我替你决定什么?
【光秀】:什么?
【元亲】:那些曾被你践踏的一切,正催促你去面对本心。
【光秀】:你说什么!?
【元亲】:去面对你内心真实的欲望。
【光秀】:那种事……
【元亲】: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过是让血潮濡湿双手罢了。
【元亲】:……很好。
【光秀】:敌在本能寺!

3、山崎·光秀(*山崎之战发动奇袭成功后出现)
【光秀】:进攻!

4、落下(*姐川决战后出现)
【光秀】:不再有战争……民间疾苦亦不再。我的理想之世终于得成。然而,我杀死信长大人的罪却……
【元亲】:你是指若我不存在就好了?如您所愿,我这就消失。
【光秀】:元亲殿!
【元亲】:你也太好骗了。这个天真的你的天下,就由我来支持。我不会放开这只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加藤清正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贱岳之战
第二章、小牧长久手之战
第三章、九州征伐
第四章、石垣原之战
终 章、大坂之阵

● CG对话
1、贱岳三将(*贱岳之战前出现)
【福岛】:哦!柴田!觉悟吧!喂,凸额头!你想利头功就超过老子试试啊!
【福岛】:呼——危险危险。
【清正】:好好看前面,笨蛋。
【三成】:哼。
【福岛】:干嘛?
【三成】:没什么。反正说了也被笨蛋的插嘴给吹跑了。
【福岛】:你……
【清正】:前面!
【三成】:忠告你一句。枪头所指的不仅仅是眼前的猎物,还有秀吉大人的天下。一着错满盘皆输。
【福岛】:你这是在说教呐,凸额头。说起来你……
【清正】:前面!
【福岛】:啊?
【三成】:笨蛋。
【清正】:对着笨蛋说教的人也聪明不到哪儿去就是了。
【三成】:哼……必须做得尽善尽美。为了不让我们的未来被破坏。
【清正】:不让它被破坏就行了。无论发生何事,有我们在。打起干劲来!

2、同一个未来(*小牧长久手之战前出现)
【三成】:大家听好。敌人是那个家康,即便兵力占优也不可冒然行动,他最擅长的就是野战。
【福岛】:哼,瞧这凸额头一副我很懂的样子口若悬河的。说起来你……呜哇——!
【三成】:哈——冒然行动的笨蛋肯定要摔跤,自重!
【清正】:而且对方握有信雄,大义的旗号在他们那边。不加油可不行呐,笨蛋的脑袋肯定是敌不过对方的。
【福岛】:加油哦,三成!
【三成】:我自己的脑袋肯定没问题,能力不在一个档次。
【清正】:不限于脑袋还有很多别的。
【福岛】:呜哇!
【左近】:原来如此。归根结底,就是笨蛋、大笨蛋和无可救药的笨蛋啊。
【福岛】:什么!
【左近】:不必担心,三人集结笨蛋力量就使出来了。
【清正】:来了!
【清正】:出发!
【三成】:直指前方!
【清正】:向着我们的道路。
【三成】&【清正】:向着我们的未来!
【福岛】:哦——

3、分道扬镳(*石垣原之战前出现)
【三成】:清正!等等!笨蛋,为什么你不明白。家康的野心昭然若揭,若不铲除他,丰臣就……!我们的家就完了。
【清正】:用用脑子吧,笨蛋。给我好好想想,实力、人脉、智谋,我们哪样可以和他比!现在和他打,被毁的是什么?你吗!?我吗!?是我们的家吧。
【三成】:清正,给我听着!我……!
【清正】:想说什么?说啊,用你以往的态度。

4、石垣原·清正(*石垣原之战中出现)
【清正】:笨蛋……以为这种东西就能拦住我吗!

5、人心(*大坂之阵前出现)
(字幕):关原之战由德川家康所率之东军取胜。加藤清正竭力促进丰臣和德川的和解,终于实现双方在二条城的谈判。
【官兵卫】:无用的挣扎罢了。
【清正】:你说什么。
【官兵卫】:推动天下的是什么?信赖吗?忠义吗?非也,是力量。力量使人心集结,使天下稳固。而这个力量现在在德川家康手中。如今的丰臣,不过是祸乱天下的火种,被扑灭是必然之道。……不,应该说扑灭它是必然之道。
【清正】:闭嘴!你就没有人的心吗!
【官兵卫】:哼哼哼哼。人心为何物?把家、国、太平摧毁的,不就是人之间愚蠢的情义吗?卿和石田三成就是个不错的例证。若你们没有分道扬镳,丰臣氏又怎会走向末路?
【清正】:那是我的家。即便拼尽全力我也会让它恢复原本的姿态!

6、无论多少次(*大坂之阵后出现)
【福岛】:喂,清正!看得到了哦,我们的家!
【清正】:前面。
【福岛】:啊?呜哇——!
【甲斐姬】:危险!
【清正】:……笨蛋,都给你说多少次了。
【甲斐姬】:真是的,你干什么呢!
【女忍】:好好看前面啦!
【甲斐姬】:所以我才讨厌笨蛋嘛。
【福岛】:你……你们说什么!
【左近】:要整修大坂城吗。
【清正】:嗯。
【左近】:挺费时间的吧。那座城,因战乱失去太多东西了。
【清正】:那就修好它,无论多少次。即使再度毁坏、即使再次犯错,无论多少次。因为那是我们的家。
【福岛】:就是因为这样你们才不受欢迎啊!
【甲斐姬】:什么!好过分!
【女忍】:别把我们和你相提并论哦!
【左近】:看来,很快又要有个热闹的家了呢。
【甲斐姬】:而且啊,不受欢迎的明明就是你!
【女忍】:就是说——大青蛙!
【福岛】:你们烦死了——!
【甲斐姬】&【女忍】:危险!
【福岛】:喂,等等我清正!
【清正】:又要有个尽是笨蛋的家了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黑田官兵卫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长筱之战
第二章、木津川口之战
第三章、山崎之战
第四章、石垣原之战
终 章、大坂之阵

● CG对话
1、军师二人(*长筱之战前出现)
【官兵卫】:快起来,半兵卫。
【半兵卫】:干嘛来打扰我睡午觉啊。
【官兵卫】:军风散漫乃兵家大忌。
【半兵卫】:百战百胜,非善之善者也。兵乏马困可是会吃败仗的,官兵卫大人。
【官兵卫】:三支一组的铁炮将组成密不透风的弹雨,让蜂拥而上的武田骑兵队全军覆没。
【半兵卫】:何必做得那么绝呢。
【官兵卫】:这世间英雄太多。除了可问鼎天下的一人外,其他不过是祸乱太平的火种。若要国泰民安,便需让这些火种全部消失。
【半兵卫】:名军师的发言就是不一样。但不是有更两全其美的办法吗?

2、山崎·官兵卫(*长筱之战中出现)
【官兵卫】:为了天下太平,击溃他们。

3、光(*木津川口之战前出现)
(字幕:秀吉军借胜利之余威,向毛利家的领地进军。途中,半兵卫身染重疾,命不久矣。)
【半兵卫】:哎~死得不是我是信长就好了。那样的话,秀吉大人便能给大家创造一个能笑着睡大觉的天下了。
【官兵卫】:人们一边笑一边睡未免太毛骨悚然。现在距天下人之位最近的是信长,而秀吉大人则是威胁最大的火种,应当消失的是秀吉大人。
【半兵卫】:但就个人感情而言,官兵卫大人还是向着秀吉大人的吧?
【官兵卫】:那种私情毫无意义。
【半兵卫】:哎~我可真担心官兵卫大人的后半辈子呐。清正啊三成啊,这些年轻人都不喜欢你,说不定哪天就被砍死在路边了呢。
【官兵卫】:求之不得。所有怨愤被集中在身为次席的我身上,主君便可保得一身清白。
【半兵卫】:太~蠢~了~
【官兵卫】:即使我被无知后生所杀,那些悲哀的庸人也终将不久于世。这样我便安心了。
【半兵卫】:喂,我们做个约定吧。
【官兵卫】:我可不想欺骗将死之人。
【半兵卫】:行了行了,烦不烦啊你。请记住了,官兵卫大人,我会变成光,注视着你,守护着你。
【官兵卫】:哼……晚上也是?
【官兵卫】:那就变成月亮或者星星的光。
【官兵卫】:若是雨天呢?
【半兵卫】:雨天的话……如宁宁大人所言,努力的话总能做成点什么的。
【半兵卫】:……好了,睡觉吧。
【官兵卫】:快睡,别再碍事了。如何通往太平之世,我会得出答案。

4、中国大返(*山崎之战前出现)
【官兵卫】:光秀谋反,信长已死。
【秀吉】:哈哈,不会的不会的……哪有这种事。
【官兵卫】:您时来运转了。迄今为止,您不过是天下的火种之一。但现在情况变了,那个不可动摇的强者信长已死,天下该由谁人支配?论器量、论兵力、论地利,天下已无可与您匹敌之人。诚挚的向您道贺。
【秀吉】:你……!
【官兵卫】:若您耽于私情错失良机,天下又会重归战乱。那将是何等的罪过。忠义的表面功夫就不必了,以忠义之名把动摇信长的……把动摇您的天下的火种全部扑灭吧。
【秀吉】:信长大人的理想,由我来完成!我会以我的方法夺取天下!

5、人心(*大坂之阵前出现)
(字幕):关原之战由德川家康所率之东军取胜。加藤清正竭力促进丰臣和德川的和解,终于实现双方在二条城的谈判。
【官兵卫】:无用的挣扎罢了。
【清正】:你说什么。
【官兵卫】:推动天下的是什么?信赖吗?忠义吗?非也,是力量。力量使人心集结,使天下稳固。而这个力量现在在德川家康手中。如今的丰臣,不过是祸乱天下的火种,被扑灭是必然之道。……不,应该说扑灭它是必然之道。
【清正】:闭嘴!你就没有人的心吗!
【官兵卫】:哼哼哼哼。人心为何物?把家、国、太平摧毁的,不就是人类之间愚蠢的情义吗?卿和石田三成就是个不错的例证。若你们没有分道扬镳,丰臣氏又怎会走向末路?
【清正】:那是我的家。即便拼尽全力我也会让它恢复原本的姿态!

6、余烬(*大坂之阵后出现)
【官兵卫】:如此一来,丰臣这一祸乱天下最大的火种便扑灭了。剩下的火星挨个慢慢消灭即可……
【清正】:喝呀——!
(清正用最后的力气砍了官兵卫一刀)
【清正】:我们的……不会让你……破坏……
【官兵卫】:看你特地从冥府爬回来,还以为有何重要之事要传达……
(官兵卫倒下)
【官兵卫】:想来,我亦只是祸乱天下的存在罢了。这样又有一个火种可以消失了,或许也不失为一桩好事。
(光破开雨云,包围了官兵卫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立花宗茂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九州征伐
第二章、小田原讨伐
第三章、大津城之战
第四章、关原之战
终 章、三方原决战

● CG对话
1、鬼与饿鬼(*九州征伐前出现)
【岛津】:你曾经很敬爱父亲吧?
【岛津】:要投降吗?大少爷。
【宗茂】:满口胡言。
【岛津】:很好。那便来超越鬼试试吧,饿鬼们。

2、约定(*大津城之战前出现)
(字幕):庆长三年,天下人·丰臣秀吉病殁,天下再度陷入战乱。立花家加入三成为首的西军在各处征战,宗茂和闇千代亦奔赴不同的战场。
【宗茂】:时势变了。
【立花】:说不定会死。
【宗茂】:害怕吗?死亡。
【立花】:求之不得。只要能将立花的荣耀发扬光大。
【宗茂】:你真是个饿鬼。不要夸耀死亡,给我活着。我不会死。
【立花】:不,会死。你总是走在我前面。
【宗茂】:呵,谁知道呢。我总是立于你上方。
【立花】:……再会。
【宗茂】:嗯。

3、随性而生(*关原之战前出现)
【岛津】:你那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,大少爷。不管你怎么对着天空感慨,什么都不会变。在这乱世,人能做的只有一件事——往前看,然后杀敌。否则,就只有死。
【宗茂】:哼,真是个饿鬼。在乱世可没有这种秩序。一切由人定,天下的命运也好、人的命运也好,都是无限的。
【岛津】:因此,乱世才有趣……吗。

4、关原·宗茂(*关原之战中点燃第一个大松明后出现)
(没有台词……)

5、风(三方原决战后出现)
【立花】:宗茂,等等!你随随便便跑出城到底想干什么。
【宗茂】:干什么……旅行啊。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【立花】:开什么玩笑!你要丢下国家不管吗!
【宗茂】:怎么会,我早晚会回来的。
【家臣1】:宗茂大人——!
【家臣2】:闇千代大人——!
【家臣1】:你们这是要去哪儿!
【家臣2】:请快回城!
【立花】:就到这里吧。
【宗茂】:交给你了。
【家臣】:请留步——!
【立花】:宗茂!你这小子,等等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甲斐姬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利根川之战
第二章、天正壬干之乱
第三章、忍城攻城战
第四章、葛西大崎一揆
终 章、大坂之阵

● CG对话
1、相模(*利根川之战前出现)
【北条】:是成田家的小子啊。长大了呐。
【甲斐姬】:是女儿!真是的!你还是老样子呢御馆大人。不过……这里还真没一个比我靠得住的男人呢。我啊!……哎……怎么就没一件顺心事啊~
【北条】:你还差得远呐。
【甲斐姬】:啊?
【北条】:太小了。
【甲斐姬】:什么……!
【北条】:拼命去变成个好女人再说吧。
【甲斐姬】:太过分了!
【甲斐姬】:我才不会输!

2、守住今日(*利根川之战后出现)
【幸村】:做得很好。甲斐殿也十分活跃。
【女忍】:真——是,超~级活跃啊——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也是个女人。
【甲斐姬】:嘿——我被幸村大人赞赏就让你那么不甘心啊?
【女忍】:呜哇——自我感觉真良好~!明明谁都没有赞赏你的说。
【甲斐姬】:哈!?赞赏了~!我可从来都是凭实力说话的!
【女忍】:啊——就是哦就是哦~
【女忍】&【甲斐姬】:好过分——
【北条】:太渺小了,呆子。这就全部结束了?还早吧。前路还长得要死。不管打赢多少次,笨蛋们还是在不断挑起事端,在这乱世终结之前一切都不会结束。真不知你们还要这样像呆子似的唧唧喳喳吵到几时。就算我到了那个世界之后,也会拭目以待的。

3、忍城·甲斐姬(*忍城攻城战中出现)
【甲斐姬】:好,走吧!

4、守住今日(*大坂之阵前出现)
*这个题目比较微妙= =CG-2的题目是命令句,CG-3的不是,但意思一样……意会意会orz
【女忍】:幸村大……
(女忍如第一段CG一样摇了摇树枝,但这次幸村没有回头)
【甲斐姬】:想说就说……不要死。
【女忍】:说不出口啊……因为我,是幸村大人的忍者。
【甲斐姬】:这样就够了?太渺小了。你这样,是跟不上如今的幸村大人的。你是忍者吧……?这样是不行的吧……!
【女忍】:的确不行呢。
【甲斐姬】:所以,走吧。我会赢。

5、乱世终焉(*大坂之阵后出现)
【甲斐姬】:看,这个怎么样?
【女忍】:不行!那个比较适合你啦!(指着墙角的铠甲)
【甲斐姬】:哈!?
【女忍】:是吧?明明是我比较适合这件吧?
【甲斐姬】:等等,你们笑什么笑啊……
【女子1】:呀!快来快来!好帅……!
【女子2】:那是哪家的大人啊?
【女子3】:嗯,那位应该是……
(宗茂对着上面的女人们招手)
【众女】:讨厌啦——!帅呆了~!
【女子3】:但是,好像已经有妻室了呢。
【女子2】:不会吧~!
(立花走过来,楼上的女人对着她做鬼脸)
【立花】:什么……!你、你们这些丫头!
(甲斐姬的独白):虽然仍觉得像他们那样(能在战场驰骋)真好,但现在我也很快乐。
【甲斐姬】:御馆大人,我稍微像个好女人了吧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北条氏康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河越夜战
第二章、骏相之战
第三章、关东出兵
第四章、三增岭之战
终 章、关东防卫战

● CG对话
1、河越夜战(*河越夜战前出现)
(旁白):天文十四年,上杉联合军率兵八万将北条家河越城团团包围,处于劣势的北条家当主氏康数度派遣使者请求停战。
【敌将】:哼,又是那个相模的大傻瓜派来的吗!
【使者】:若您能放无辜将兵们一条生路的话,我等立即将河越城献上!无论如何,望您解除对河越城的包围!
【敌将】:你回去告诉氏康,北条早云可是会在地下哀叹他这个孙子不争气呐。
【氏康】:于是你就哭着鼻子回来了?……做得好。
(镜头转向北条阵地)
【氏康】:那帮以为北条无心恋战的呆子们,现在正在梦里和家中的女人亲热吧。把盔甲给我脱了。夜袭敌营。

2、河越·氏康(*河越夜战中出现)
【氏康】:给我吼吧!
【敌军】:有、有敌来袭!

3、关东三国志(*骏相之战前出现)
【氏康】:想必这是最后一次拜见你那张惺惺作态的脸了,遗言准备好了吗?
【信玄】:您的关心我可受之不起。遗言我会好好向阁下参考的。
【氏康】:差不多,可以开始了吧。
【信玄】:请。
【谦信】:这一战,谦信多谢款待。

4、敌中突破(*关东出兵前出现)
【上杉武将】:不要放弃!只要有谦信公在,北条大军便不足为惧!谦信公必将带我等脱离险境!
【绫御前】:事到如今,落城怕是难以避免了。
【谦信】:胜负并非问题。
(谦信冲进敌阵,用苦瓜脸哇唬一下吓倒大众脸一名,随后轻松的进了城)
【谦信】:吾将替天行道。
【氏康】:……于是你就夹着尾巴逃回来了?因为尽是些两三下就被吓呆的呆子呐。
【北条武将】:是!
【氏康】:啊,你也是一路货色。上杉……谦信吗。

5、三国志的终幕(*三增岭之战后出现)
【氏康】:上洛的事,我就不奉陪了。你自己能把这乱世给平复了吗?
【信玄】:普天之下皆布王道即可。
【氏康】:哼,天下?王道?听着就虚伪,也不适合我。我的人民就在这里,我能扔下他们一走了之吗。不过,那玩意儿虚伪是虚伪,和你倒挺配的。去吧,信玄。若有人要偷袭虎的背后,就由狮子将它吞噬。若有人要阻挡虎的去路……
【信玄】:龙也会破云而出吗。哈哈哈哈,那,我便动身了。
【氏康】:快去吧!天下,已近在咫尺。

6、吉报(*关东防卫战后出现)
【甲斐姬】:啊啊啊啊啊啊啊!人家想受欢迎啊!!!
【女忍】:你吼叫得那么威猛会受欢迎才怪了,傻子!
【甲斐姬】:你不是跟信玄公上洛去了吗?
【女忍】:出大事啦!御馆大人他、御馆大人他……!
【甲斐姬】:太假了。
【女忍】:北条的旦那在哪儿呢?
【甲斐姬】:突然生病了在睡觉。
【女忍】:那我去他睡房找他。
【甲斐姬】:不在睡房,在海边。
【女忍】:你……!终于把氏康公给……!?
【甲斐姬】:你够了哦!
【女忍】:啊,突然生病就是突然装病的意思啊。
【甲斐姬】:你明明一开始就知道……
【女忍】:人家什么都没有说哦~
【氏康】:烦死了你们!托你们的福,老子从大清早到现在什么都没钓上来。
【女忍】:人家明明才刚来……御馆大人给您的。
【氏康】:总算来了吗!
【甲斐姬】:真是的!
【氏康】:普天之下皆布王道……那个满嘴大道理的家伙成功了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竹中半兵卫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稻叶山城之战
第二章、姐川之战
第三章、长筱之战
第四章、木津川口之战
终 章、进军中国

● CG对话
1、夺取稻叶山城(*稻叶山城之战前出现)
(字幕):永禄四年,美浓斋藤家遭到织田信长的攻击,但国主斋藤龙兴耽于酒色不理政事,美浓国面临着空前的危机。
【杂役】:龙兴大人。
【龙兴】:何事?
【杂役】:有人求见。
【龙兴】:如果又是找我唠叨打仗的事就让他滚。
【杂役】:是位女子。
【龙兴】:哦!呵呵。你有何事?
【女子】:小女子诚惶诚恐,还望大人听听我的请求。
【龙兴】:好说,好说!呵呵,你是哪家的公主?
【半兵卫】:叫我公主什么的可是太失礼了哦。
【龙兴】:什么!半、半、半兵卫!
【半兵卫】:兵不厌诈。这可是兵法的基础哦。好了,既然您也差不多冷静下来了,如刚才所说,可以听听我的请求吗?
【龙兴】:可、可恶……你、你这个一脸蠢相的废物!——快抓住他!
【半兵卫】:这么说别人未免太有失礼数了。勿为表象所惑,无论是兵法,还是为人都是基本所在吧?这样日复一日的您不烦吗?龙兴大人。所以,请把这座城让给我。让我来改变现状吧。

2、军师二人(*长筱之战前出现)
【官兵卫】:快起来,半兵卫。
【半兵卫】:干嘛来打扰我睡午觉啊。
【官兵卫】:军风散漫乃兵家大忌。
【半兵卫】:百战百胜,非善之善者也。兵乏马困可是会吃败仗的,官兵卫大人。
【官兵卫】:三支一组的铁炮将组成密不透风的弹雨,让蜂拥而上的武田骑兵队全军覆没。
【半兵卫】:何必做得那么绝呢。
【官兵卫】:这世间英雄太多。除了可问鼎天下的一人外,其他不过是祸乱太平的火种。若要国泰民安,便需让这些火种全部消失。
【半兵卫】:名军师的发言就是不一样。但不是有更两全其美的办法吗?

3、长筱·半兵卫(*长筱之战中出现)
【半兵卫】:猜个正着!接下来拜托啦。

4、最强的军略(*进军中国后出现)
【半兵卫】:官兵卫大人~
【官兵卫】:摘下元就的首级了吗?
【半兵卫】:怎么会。
【官兵卫】:那就还没结束。火种应完全扑灭。
【半兵卫】:我不是都说过了嘛,还有更两全其美的办法。告诉你吧,我最强的军略。
(镜头转向元就的大宅中)
【半兵卫】:您还不肯接受啊?
【元就】:就算现在接受了和谈,信长公指不定什么时候还会来攻打毛利家吧。结果噩梦还是会源源不断。
【半兵卫】:是啊,的确很有可能。只要有人想打仗,乱世就不可能终结。因此,让人们一个一个的相信、一个一个的保证就好了,不再挑起战争,不再允许战争。
【元就】:原来如此,也就是说,只能选择相信了。
【半兵卫】:是啊。好!那我们发誓吧!我和半兵卫大人还有元就公,一起去创造大家笑着睡大觉的世界吧。
【官兵卫】:那是什么东西。
【半兵卫】:从现在开始,我们三个天才就是好伙伴啦。绝对没人能赢过我们。怎样,这样就最强了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毛利元就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中国防卫战
第二章、木津川口之战
第三章、上日城之战
第四章、立花救援战
终 章、山崎决战

● CG对话
1、谋士复活(*中国防卫战前出现)
【辉元】:大殿!
【元就】:……我应该已经死了吧?
【辉元】:将军大人、来投靠我们毛利家了。
【元就】:我不是在“遗言”里嘱咐毛利家要明哲保身,不涉足天下之争吗?
【辉元】:但是,信长居然做出流放将军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,我们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吗?还是有什么内情……?
【元就】:信长公是个行事果断的人,马上你就知道了。
【家臣1】:大殿!
【元就】:你看。
【家臣1】:有人来报,信长派遣羽柴秀吉率大军前来讨伐毛利!
【辉元】:这、这该如何是好!
【元就】: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。
【家臣2】:禀报大人!九州立花家举兵来犯!
【家臣1】:两、两面夹击?
【辉元】:该、该如何是好!
【元就】:……我想当历史学家啊。还以为总算把一辈子的活干完了……?
【众人】:元就大人!
【元就】:织田家背后有上杉与杂贺众虎视眈眈,如今他调动立花家,正说明信长没有余力与毛利正面冲突。羽柴军大约只是个幌子,煽动近畿一带的豪族就能压制住他。目前应当避免两面作战的不智之举,全力击退立花方为上策。
【众人】:原来如此!
【元就】:为了安稳的余生,我就复活一下吧。

2、百万之矢(*中国防卫战后出现)
【立花】:太罗嗦,而且太无聊。为了这个世界,你还是趁早放弃成为历史学家的白日梦吧。
【宗茂】:对不起,她说话太直了。
【元就】:可能性的嫩芽应当助长,而非掐断。说说我的结论吧,我没有毁掉立花家的打算。
【宗茂】:为何?
【元就】:天下由一人背负未免太过沉重。能折断吗?
(宗茂折掉一支箭)
【元就】:这个呢?
【宗茂】:原来如此。一支箭很容易便会被折断,但若有三支的话……
【立花】:折断了。
【宗茂】:不好意思,她不大懂察言观色。
【元就】:看得出来。不过,若是三支箭变成十支,百支呢?总会有折不断的时候吧?
【立花】:哼。你是说,若众人能团结一心,支撑天下的箭越多越好?
【元就】:没错。这是我学习历史时想到的,每个人都成为“自己”这一国度的君主,然后世人团结一致、百万一心,一起支撑天下……不知这样的时代会不会到来呢。
【宗茂】:但是,信长公呢?若是如斯英杰,即便仅凭一人之力,亦可支撑天下。
【元就】:嗯……是啊。但信长公不会长生不死,若他的后继者并没有如信长公一般的器量……这种担忧也很合理吧。
【立花】:虽然听你啰嗦的一大堆,总算是明白了。立花这支箭,就与你联手吧。

3、木津川口·元就(*木津川口之战中出现)
【元就】:站近了看真的很巨大呐。但是,也只有赶鸭子上架啦。突击!

4、百万一心(*山崎决战后出现)
【元就】:总算打倒了信长公,但我清楚这并不是尽头。那些欲成为信长公后继者的人,定会将取下我的首级作为问鼎天下的证明。战争仍会无止境的持续下去吧。
【信长】:那就以武服天下,将一切旧事物淘汰。
【元就】:我所描绘的“百万一心”不过是一纸空谈的白日梦而已吗……?
【宗茂】:也许的确只是白日梦,不过……
【元就】:怎么,又要说教了?
【宗茂】:不,是您自己所言,可能性的嫩芽应当助长,而非掐断。
【立花】:没有白日梦,也就没有可实现的东西了。
【元就】:也是。和以前一样,只有赶鸭子上架啦。多谢。

<< 战国无双3翻译-全战役、CG对话翻译(三) | 主页 | 战国无双3翻译-全战役、CG对话翻译(一) >>


留言:

发表留言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 BLOG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