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国无双3翻译-全战役、CG对话翻译(一)

对全战役和CG对话单独汇总一下。

这篇为幸村、凶器、信长公、光秀、阿市、女忍、孙市、伊达、半藏、秀吉、三成、长政12人的内容。(更新完毕)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真田幸村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三方原之战
第二章、上田城之战
第三章、忍城攻城战
第四章、沼田城之战
终 章、大坂之阵

● CG对话
1、 一言坂(*三方原之战前出现)
(字幕):元龟三年,甲斐武田信玄决意上洛,遂向德川领地进军。德川军于一言坂遭遇有战国最强之称的武田骑兵队,溃不成军。
【左近】:幸村。武士不能创造出任何东西。那你说,武士究竟为何而生?
【幸村】:为向世人展示自己的生存之道。
【左近】:没错。支撑人的并非物力,而是灵魂。
【忠胜】:速速离去。
【左近】:真可怕。所谓人间与常世的界线,一定就是那种模样了。上吧,跨越它……!
(大家纷纷被高达揍了)
【左近】:能让手下兵士发挥出如此战力的男人,此人的主公·德川家康……不想和他一较高下吗?
【幸村】:是!

2、上田城的五人(*上田城之战前出现)
(字幕):开枪。向父亲开枪。然后,握住天下。
【伊达】:父亲!
【庆次】:让两位久候了。
【庆次】:最糟的状况,敌人是离天下人宝座最近的德川家康。然后,这位是此城城主之子真田幸村,是个有胆与未来的天下人一战的好汉。
【幸村】:多谢二位在生死边缘拔刀相助。
【伊达】:能有场激战可打,正是我求之不得之事!
【直江】:我最不喜战争。
【伊达】:!
【直江】:但是,在战场就必须战斗!
【孙市】:有趣的家伙。
【庆次】:这位是直江兼续,从上杉家兴致勃勃的跑来这场绝望的战斗当援军,是个有趣的人呢。
【幸村】:二位是?
【孙市】:我叫杂贺孙市,是有困难的家伙和女性的朋友。这位因为有点原因,身份不便说明,就叫他政宗吧。
【直江】:会到此地之人,虽说愚笨但绝非懦弱之辈。
【伊达】:说谁愚笨呢,蠢货!
【庆次】:哈哈哈!我乃好战人·前田庆次,比打架可不会输给你们这些笨蛋。来吧,把这闷闷不乐的空气全给吹散!正合适不是么?这场无谋的战斗就让咱们五个笨蛋来颠覆吧!

3、分别(*沼田城之战后出现)
【幸村】:这是抚子花……
【稻姬】:还记得吗?当年父亲为了保护抚子花,把你从马上打飞的事情。父亲一定会救你的……
(镜头转向家康军营,忠胜在给幸村求情)
【忠胜】:还望主公放真田幸村一条生路。
【官兵卫】:若是不可呢?
【忠胜】:属下认为他也是不得已才与主公一战。
【官兵卫】:哼。为了天下,自然应当宽恕幸村。我们迟早需让丰臣的火种熄灭,幸村会成为我们的助力。还是说他连这点气魄与器量也没有?
【忠胜】:幸村是为将自己的生存之道铭刻于人世而生的武士。他定不会为我等浅薄的意图所缚,只会为自己的信念挥舞长枪。
【家康】:那,实在是太可惜了……
(镜头转回幸村和嫂子)
【稻姬】:……因此,一定好好的活下去,幸村。
【幸村】:义姐您很强,能够笔直的只看向前方。
【稻姬】:哪有……我不过是拼尽全力战斗罢了。身为武者……在乱世中实实在在可做的,也只有这些了。
【幸村】:我认为最重要的正是这些。

4、日本第一兵(*大坂之阵后出现)
【稻姬】:幸村!
【幸村】:来阻拦我的是义姐大人您,真是太好了。
【稻姬】:天下定会称你为日本第一兵。你已将武士的生存之道展示于世了,所以……请不要去送死!
【幸村】:义姐大人,保重。
(旁白):之后,德川幕府一统天下,战国乱世落幕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前田庆次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姐川之战
第二章、贱岳之战
第三章、忍城攻城战
第四章、三成救出战
终 章、长谷堂之战

● CG对话
1、犬与云(*姐川之战前出现)
【庆次】:哼哈哈哈哈——
【杂兵】:跟上庆次殿——!
【利家】:怎么能在气势上输给你!
【庆次】:利家叔父又追上来了吗?看来,我得再更往前去才行了!为了让叔父无论多远的前方都能追上来,我必须站在更远更远的地方。

2、庆次出逃(*贱岳之战后出现)
【利家】:我痛恨自己总是个没法独立决定自己前路小鬼。于是拼命逼自己成熟,自己决定自己的一切。但是,这些痛苦的抉择却接二连三……!可恶……!
【庆次】:这世上没有什么叔父你非背负不可的东西。
【利家】:我背负着前田家的命运!是我从你手里……从你手里把前田家夺走了!所以至少,至少要守住它,这就是我的仁义啊!
【庆次】:你可真爱管闲事啊,叔父。
(扛起来。)
【利家】:你要干什么!
【庆次】:我从未有过让他人替我背负什么的想法。我也一直抱着自己的前路自己决定的觉悟生存着。
(丢水里。)
【庆次】:胜家也定是如此。前田庆次!从前田家出逃!背负些古怪的东西整日担惊受怕人可要给累瘫的。当心胜家会死不瞑目哦。
【利家】:你这是要我不知疲倦的去追逐你吗?

3、先魁(*长谷堂之战后出现)
【杂兵】:禀告大人!石田大人于关原败北!东军本队大军正在向我军逼近!
【直江】:什么!?
【直江】:庆次!
【庆次】:看来,我得再更往前去才行了。天下御免的好战人,前田庆次,通过此地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织田信长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桶狭间之战
第二章、金崎撤退战
第三章、长筱之战
第四章、木津川口之战
终 章、本能寺之变

● CG对话
1、桶狭间(*桶狭间之战前出现)
(旁白):永禄三年五月,骏河大名今川义元号令天下,率大军上洛。上洛途径织田家领地。此刻,织田家兵力尚不足今川军的两成,灭亡几乎是难以扭转的命运。
【士兵1】:织田没戏了吗。
【士兵2】:咱们的主公正在那边不慌不忙的跳舞呢。
【秀吉】:信长大人能看见与我们不同的事物。看!他已经第一个动身了!

2、光芒射入(*桶狭间之战后出现)——说明一下,原题目是“光差す”,光芒射入是直译。由于鄙人语文不大好实在想不出一个很文艺又合适的词= =||||如果有好的意见请务必施舍……
【家康】:摆脱今川的统治,取回三河之地的夙愿今日终于得偿。
【信长】:像这般俯首在地,继续忍受任人践踏的日子,便是你的夙愿吗?那么你只能位居人后。桶狭间不过是个开始,信长将以武平天下,一统日本。不要再与地面对视,若你有看向更前方的觉悟……便来追随信长。
【家康】:那前方所有之物是……

3、气冲云霄(*长筱之战前出现)
【信长】:辛苦了。
【光秀】:为了信长大人的天下,在下死不足惜。
【信长】:你能看见信长的天下吗?
【光秀】:一清二楚!
【信长】:那这个天下信长就不要了。开一枪让我看看。
【信长】:未来只需一瞬即成过去,人也好物也好思想也好,最终都难逃变成过去之物。我从不觉得惋惜,相反,我乐于见到这样的事。让这个天下、这个时代不断前行,信长正是为此才要以武治天下。为了推动时代,就要时常思考,行动,绝不可原地踏步。

4、托付天下(*本能寺之变后出现)
【信长】:哈哈哈哈哈——
【光秀】:这种状况为何你还笑得出!即将取得天下,将一切收入囊中的时候,却要在烈火中走向灭亡。这也无所谓吗……
【信长】:有何不可?信长一人所成的微小之世,即便拥有亦毫无价值。世间之所以美丽,是因千万种思想织成绫罗将之构筑。你我若在此处消亡,这一切就会消失吗?——不会。
【光秀】:为何……?
【信长】:世间万物皆有价值。用心去感觉,此刻,时代变迁的气息。未来之事远比第六天来得让人期待。光秀。
【光秀】:是!
【信长】:随我来。
【光秀】:是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明智光秀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长筱之战
第二章、木津川口之战
第三章、本能寺之变
第四章、山崎之战
终 章、关原之战

● CG对话
1、气冲云霄(*长筱之战前出现)
【信长】:辛苦了。
【光秀】:为了信长大人的天下,在下死不足惜。
【信长】:你能看见信长的天下吗?
【光秀】:一清二楚!
【信长】:那这个天下信长就不要了。开一枪让我看看。
【信长】:未来只需一瞬即成过去,人也好物也好思想也好,最终都难逃变成过去之物。我从不觉得惋惜,相反,我乐于见到这样的事。让这个天下、这个时代不断前行,信长正是为此才要以武治天下。为了推动时代,就要时常思考,行动,绝不可原地踏步。

2、海潮(*木津川口之战前出现)
【兰丸】:那是土佐长宗我部家的援军。如此一来便可与毛利家一较高下了。
【信长】:你觉得如何?
【兰丸】:不……只是……有让人不安的香味。
【光秀】:元亲殿!您千里迢迢赶来,实在感激不尽。
【元亲】: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光秀,你拜托了我会不来么。
【光秀】:我相信您一定会来。
【元亲】:怎么了光秀?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过是让海潮染湿双脚罢了。
(光秀走向了元亲的怀抱……)
【元亲】:……很好。

3、血潮(*本能寺之变前出现)
【光秀】:怎么会变成这样!本以为跟随信长大人,就能看到没有战争的地平线……因此我才能说服自己参与那些残酷的战斗!可……!
【元亲】:你为什么要来我这儿?
【光秀】:为什么?
【元亲】:若你仍愿意跟随信长,自然不会来这里。你希望我替你决定什么?
【光秀】:什么?
【元亲】:那些曾被你践踏的一切,正催促你去面对本心。
【光秀】:你说什么!?
【元亲】:去面对你内心真实的欲望。
【光秀】:那种事……
【元亲】: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过是让血潮濡湿双手罢了。
(光秀一把抓住元亲只剩一根玄的三味线……)
【元亲】:……很好。
(场景转换)
【光秀】:敌在本能寺!

4、山崎·光秀与元亲(*山崎之战奇袭发动成功后出现)
【光秀】:进攻!

5、伞(*关原之战前出现)
【家康】:冒昧打扰,实感抱歉。要稳固天下的根基,必须除掉丰臣。我清楚此事不可不为,亦决定要这样做。但即便如此,一想起亡故的秀吉殿……
(光秀的回忆)
【光秀】:我已做好背负信长大人的死前进的觉悟。
【秀吉】:都是借口!人死万事空,还有什么可留下让你背负!你那不过是将一己私欲强加给他人!那些冠冕堂皇的话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!
(镜头转回现实)
【家康】:正值苦恼难当之际,等我回过神,已在来找您的路上了。
【光秀】:生者必须将意志延续下去,那便是对已不能言语的死者所能负起的、仅有的责任。
【家康】:那是多么沉重啊。
【光秀】:那么此刻,可否允许我与您一同背负那重荷,一同走下去呢?

6、三味线之音(*关原之战后出现)
【光秀】:若您在此,会说些什么呢。
【家康】:我被让人心情舒畅的音韵吸引过来了。
【光秀】:真是献丑了。
【家康】:不过,实在是明快的音色啊。总觉得在传达着某种难言的喜悦。
【光秀】:合您心意便再好不过……
(窗外一只鹰划过天空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阿市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桶狭间之战
第二章、稻叶山城之战
第三章、姐川之战
第四章、小谷城之战
终 章、余吴湖畔决战

● CG对话
1、乱世之花(*桶狭间之战前出现)
【阿市】:稍等。
【长政】:啊、失礼了。
【阿市】:没什么……
【长政】:花真美。如果有天这里能鲜花满布就好了,一定会成为非常美丽的地方吧。
(长政给阿市摘花,然后滚下了山坡= =)
【阿市】:您没事吧!?
【长政】:不碍事的……
【阿市】:我叫市。
【长政】:在下是浅井长政。

2、回答(*姐川之战前出现)
【家臣1】:长政大人!织田信长大人向越前朝仓家出兵了!
【家臣2】:臣服于织田、还是贯彻与朝仓一族的义?若要誓死捍卫浅井的尊严,还是应当与朝仓同命运吧。然而,如今正值乱世……因此还是……!
【长政】:义兄大人很强。
【家臣】:……是?
【长政】:在下的力量,并不能为义兄大人发挥多么大的作用。但现在能帮义景殿的,就只有在下了。

3、致小谷(*小谷城之战前出现)
【长政】:市,我希望你回织田家。
【阿市】:长政大人!长政大人……我……!
【长政】:请等我。等我将争斗和仇恨从这片土地逐出,建立一个大家可以和平共处的国家。在下一定会做到。
【阿市】:这种……这种国家、怎么可能存在……!
【阿市】:(因此……我只是想与你在一起……!)
【阿市】:等等!
【阿市】:长政大人……!在这里,长政大人要建立的国家,就在这里……!

4、温柔的国度(*余吴湖畔决战后出现)
【长政】:市!这是献给你的爱!
【阿市】:长政大人真是的。
【长政】:啊、喂!对、对不起,市。但我对你的爱绝对……呜哇!
【阿市】:真美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女忍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利根川之战
第二章、上田城之战
第三章、忍城攻城战
第四章、三成救出战
终 章、大坂之阵

● CG对话
1、忍者(*利根川之战前出现)
【女忍】:噗——搞什么啊。
【幸村】:巡逻结束了?
【女忍】:嗯,没有发现异常。
【幸村】:是吗,辛苦你了。此役想必会是一场恶斗,不要勉强自己。
【女忍】:遵命,幸村大人。……这就是我的台词了吧。好嘞,得好好干啊!

2、守住今日(*利根川之战后出现)
【幸村】:做得很好。甲斐殿也十分活跃。
【女忍】:真——是,超~级活跃啊——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也是个女人。
【甲斐姬】:嘿——我被幸村大人赞赏就让你那么不甘心啊?
【女忍】:呜哇——自我感觉真良好~!明明谁都没有赞赏你的说。
【甲斐姬】:哈!?赞赏了~!我可从来都是凭实力说话的!
【女忍】:啊——就是哦就是哦~
【女忍】&【甲斐姬】:好过分——
【北条】:太渺小了,呆子。这就全部结束了?还早吧。前路还长得要死。不管打赢多少次,笨蛋们还是在不断挑起事端,在这乱世终结之前一切都不会结束。真不知你们还要这样像呆子似的唧唧喳喳吵到几时。就算我到了那个世界之后,也会拭目以待的。

3、守住今日(*大坂之阵前出现)
【女忍】:幸村大……
(女忍如第一段CG一样摇了摇树枝,但这次幸村没有回头)
【甲斐姬】:想说就说……不要死。
【女忍】:说不出口啊……因为我,是幸村大人的忍者。
【甲斐姬】:这样就够了?太渺小了。你这样,是跟不上如今的幸村大人的。你是忍者吧……?这样是不行的吧……!
【女忍】:的确不行呢。
【甲斐姬】:所以,走吧。我会赢。

4、向前一步(*大坂之阵后出现)
【甲斐姬】:那个人不错吧!
【女忍】:呜哇、那也叫不错!你品位太糟糕了……
【甲斐姬】:哈!?
【幸村】:非常感谢你。无论过去,还是将来,我都会像这样继续往前走下去。
【女忍】:幸村大人,我也是……如今终于,好像可以往前走了。
【幸村】:是吗,太好了。
【女忍】:这一切,我会永远守护下去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杂贺孙市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上田城之战
第二章、葛西大崎一揆
第三章、三成救出战
第四章、长谷堂之战
终 章、大坂之阵

● CG对话
1、上田城的五人(*上田城之战前出现)
(字幕):开枪。向父亲开枪。然后,握住天下。
【伊达】:父亲!
【庆次】:让两位久候了。
【庆次】:最糟的状况,敌人是离天下人宝座最近的德川家康。然后,这位是此城城主之子真田幸村,是个有胆与未来的天下人一战的好汉。
【幸村】:多谢二位在生死边缘拔刀相助。
【伊达】:能有场激战可打,正是我求之不得之事!
【直江】:我最不喜战争。
【伊达】:!
【直江】:但是,在战场就必须战斗!
【孙市】:有趣的家伙。
【庆次】:这位是直江兼续,从上杉家兴致勃勃的跑来这场绝望的战斗当援军,是个有趣的人呢。
【幸村】:二位是?
【孙市】:我叫杂贺孙市,是有困难的家伙和女性的朋友。这位因为有点原因,身份不便说明,就叫他政宗吧。
【直江】:会到此地之人,虽说愚笨但绝非懦弱之辈。
【伊达】:说谁愚笨呢,蠢货!
【庆次】:哈哈哈!我乃好战人·前田庆次,比打架可不会输给你们这些笨蛋。来吧,把这闷闷不乐的空气全给吹散!正合适不是么?这场无谋的战斗就让咱们五个笨蛋来颠覆吧!

2、黄金十字架(*葛西大崎一揆后出现)
【伊达】:……无趣至极。这种无趣的事究竟还要重复多少次。
【孙市】:天知道。
【伊达】:这样下去一辈子只能在马背上征战,等夺得天下人也垂垂老矣。
【孙市】:那天下就算了?
【伊达】:我想书写的是天下的内容。组成天下外围的是谁,与我无关。我要见秀吉,你有办法吗,孙市。
【孙市】:这个嘛……
(旁白):随后,政宗背着黄金十字架现身京城。这一豪快的举动让秀吉大为惊喜,特别允许原本铁定被处决的政宗前来晋见。
【官兵卫】:此次奥州的骚乱,似乎与卿脱不了干系?
【伊达】:哼,哪有此事。
【官兵卫】:铁证如山。这书状上的山竹雀花押,可是卿的手笔?
【伊达】:哈哈哈,还以为你会拿出什么铁证来,结果却是张伪造的东西!
【官兵卫】:强词夺理未免有失体面了。
【伊达】:若那真是我的花押,雀眼上应当有针所刺之孔洞,还望阁下明察。
【官兵卫】:……确实没有。
【秀吉】:哈哈哈!你想通什么了,政宗。这次可比小田原那时坦荡多了。的确是个不辱龙之名号的男子汉!
【伊达】:谢大人抬爱!

3、笑吧(*大坂之阵后出现)
【孙市】:哦,刚好把子弹打光了。在太平之世这家伙也派不上用场了。今后就该为了世上的女子而活啦。
【伊达】:秀吉他……
【孙市】:是啊,因为那小子一向不拘一格。而且,你是被他认可的不辱龙之名的男人,同时又是我跟随到现在的家伙,绝对能建造个不错的天下出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伊达政宗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上田城之战
第二章、小田原讨伐
第三章、葛西大崎一揆
第四章、三成救出战
终 章、长谷堂之战

● CG对话
1、上田城的五人(*上田城之战前出现)
(字幕):开枪。向父亲开枪。然后,握住天下。
【伊达】:父亲!
【庆次】:让两位久候了。
【庆次】:最糟的状况,敌人是离天下人宝座最近的德川家康。然后,这位是此城城主之子真田幸村,是个有胆与未来的天下人一战的好汉。
【幸村】:多谢二位在生死边缘拔刀相助。
【伊达】:能有场激战可打,正是我求之不得之事!
【直江】:我最不喜战争。
【伊达】:!
【直江】:但是,在战场就必须战斗!
【孙市】:有趣的家伙。
【庆次】:这位是直江兼续,从上杉家兴致勃勃的跑来这场绝望的战斗当援军,是个有趣的人呢。
【幸村】:二位是?
【孙市】:我叫杂贺孙市,是有困难的家伙和女性的朋友。这位因为有点原因,身份不便说明,就叫他政宗吧。
【直江】:会到此地之人,虽说愚笨但绝非懦弱之辈。
【伊达】:说谁愚笨呢,蠢货!
【庆次】:哈哈哈!我乃好战人·前田庆次,比打架可不会输给你们这些笨蛋。来吧,把这闷闷不乐的空气全给吹散!正合适不是么?这场无谋的战斗就让咱们五个笨蛋来颠覆吧!

2、政宗参阵(*小田原讨伐前出现)
【甲斐姬】:怎么办?
【北条】:这不正和小子们面对面坐在想办法嘛。但是,伊达家的小鬼加入那边了呐。砍死了亲弟,流放了老妈,跪在地上装出一副死里逃生的可怜模样。用寻常的思维在乱世里可活不长久。说到底,那是个能对亲生父亲开枪的男人。他是打算用自己的野心燃起燎原之火吧。
【风魔】:舍弃寻常的思维,无论对谁都是个轻松的选择吗。
【氏康】:正是因为总有人对苦闷的记忆耿耿于怀,这乱世才总是结束不了啊。
【官兵卫】:说起来,兼续殿。据说在上田一役,与家康殿为敌之人中有一独眼猛士,此人相貌您可知晓?
【伊达】:!
【官兵卫】:上杉、真田已与家康殿和解,但此人则另当别论。祸乱天下的火种若不趁早扑灭……
【直江】:十分遗憾。那位武者骁勇善战,在下只得望其项背。
【秀吉】:好了好了,若是如此骁勇之人,此战也定将大放异彩吧。走,去夺取天下!

3、黄金十字架(*葛西大崎一揆后出现)
【伊达】:……无趣至极。这种无趣的事究竟还要重复多少次。
【孙市】:天知道。
【伊达】:这样下去一辈子只能在马背上征战,等夺得天下人也垂垂老矣。
【孙市】:那天下就算了?
【伊达】:我想书写的是天下的内容。组成天下外围的是谁,与我无关。我要见秀吉,你有办法吗,孙市。
【孙市】:这个嘛……
(旁白):随后,政宗背着黄金十字架现身京城。这一豪快的举动让秀吉大为惊喜,特别允许原本铁定被处决的政宗前来晋见。
【官兵卫】:此次奥州的骚乱,似乎与卿脱不了干系?
【伊达】:哼,哪有此事。
【官兵卫】:铁证如山。这书状上的山竹雀花押,可是卿的手笔?
【伊达】:哈哈哈,还以为你会拿出什么铁证来,结果却是张伪造的东西!
【官兵卫】:强词夺理未免有失体面了。
【伊达】:若那真是我的花押,雀眼上应当有针所刺之孔洞,还望阁下明察。
【官兵卫】:……确实没有。
【秀吉】:哈哈哈!你想通什么了,政宗。这次可比小田原那时坦荡多了。的确是个不辱龙之名号的男子汉!
【伊达】:谢大人抬爱!

4、无云朗月(*长谷堂之战后出现)
【兼续】:开枪吧政宗,既已将气概铭刻青史,我死而无憾。
【伊达】:我的战斗才刚刚开始。我要在太平之世看到更广阔的世界,然后让这个国家物阜民丰。夺去栋梁之才的性命是何等荒谬之事。我要站在天下的前端,我这双手,实现更广大的未来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服部半藏
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穿越伊贺
第二章、小牧长久手之战
第三章、上田城之战
第四章、小田原讨伐
终 章、大坂之阵

● CG对话
1、穿越伊贺(*穿越伊贺前出现)
【忍者】:来了……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伊贺。
【宁宁】:居然搞埋伏,真是群坏孩子。
【半藏】:为何会在此。
【宁宁】:有困难互相帮助嘛。
【忍者】:可恶!
【宁宁】:很出色哦,半藏!
【宁宁】:真是个不亲切的孩子呢。

2、风筝(*小田原讨伐前出现)
【宁宁】:再坚不可摧的城池,在宁宁忍法面前都有空子可钻哦!
【风魔】:可疑者。
【宁宁】:喂!小太郎!
【风魔】:接着是下面。
【风魔】:宁宁是个很努力的孩子呢。作为奖励……再送你一支吧。
【宁宁】:半藏!真是个好孩子!
【半藏】:忍者不要那么张扬。
【半藏】:是幻术吗!
【宁宁】:不要放手哦!
【宁宁】:半藏,把你也卷进来了,对不起哦。
【半藏】:只能潜入了。

3、暗的沉眠(*大坂之阵后出现)
【宁宁】:半藏真温柔。在为逝去的灵魂送行呢。
【半藏】:不要说话
【宁宁】:一切都好了。乱世的黑幕已散去……看呐,东边已变得如此明亮……
【半藏】:对伤口不好……
【宁宁】:是活在黑暗中的我们,沉眠的时间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丰臣秀吉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桶狭间之战
第二章、稻叶山城之战
第三章、金崎撤退战
第四章、山崎之战
终 章、小牧长久手之战

● CG对话
1、桶狭间(*桶狭间之战前出现)
(旁白):永禄三年五月,骏河大名今川义元号令天下,率大军上洛。上洛途径织田家领地。此刻,织田家兵力尚不足今川军的两成,灭亡几乎是难以扭转的命运。
【士兵1】:织田没戏了吗。
【士兵2】:咱们的主公正在那边不慌不忙的跳舞呢。
【秀吉】:信长大人能看见与我们不同的事物。看!他已经第一个动身了!

2、中国大返(*山崎之战前出现)
【官兵卫】:光秀谋反,信长已死。
【秀吉】:哈哈,不会的不会的……哪有这种事。
【官兵卫】:您时来运转了。迄今为止,您不过是天下的火种之一。但现在情况变了,那个不可动摇的强者信长已死,天下该由谁人支配?论器量、论兵力、论地利,天下已无可与您匹敌之人。诚挚的向您道贺。
【秀吉】:你……!
【官兵卫】:若您耽于私情错失良机,天下又会重归战乱。那将是何等的罪过。忠义的表面功夫就不必了,以忠义之名把动摇信长的……把动摇您的天下的火种全部扑灭吧。
【秀吉】:信长大人的理想,由我来完成!我会以我的方法夺取天下!

3、天下人的羁绊(*小牧长久手之战后出现)
【家康】:我的命,您尽管拿去吧。
【秀吉】:信长大人梦想中的天下,如今你也能看见吗?即便是同一个梦想,实现的方式也不拘一格。一切都是因人而异的不是吗。方法还是多些的好。如果是信长大人,一松懈下来立刻就要被训斥吧。我成不了信长大人,但我会用我自己的方法走下去。
(又是一只鹰划过天空……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石田三成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贱岳之战
第二章、小牧长久手之战
第三章、忍城攻城战
第四章、杭濑川之战
终 章、关原之战

● CG对话
1、贱岳三将(*贱岳之战前出现)
【福岛】:哦!柴田!觉悟吧!喂,凸额头!你想利头功就超过老子试试啊!
【福岛】:呼——危险危险。
【清正】:好好看前面,笨蛋。
【三成】:哼。
【福岛】:干嘛?
【三成】:没什么。反正说了也被笨蛋的插嘴给吹跑了。
【福岛】:你……
【清正】:前面!
【三成】:忠告你一句。枪头所指的不仅仅是眼前的猎物,还有秀吉大人的天下。一着错满盘皆输。
【福岛】:你这是在说教呐,凸额头。说起来你……
【清正】:前面!
【福岛】:啊?
【三成】:笨蛋。
【清正】:对着笨蛋说教的人也聪明不到哪儿去就是了。
【三成】:哼……必须做得尽善尽美。为了不让我们的未来被破坏。
【清正】:不让它被破坏就行了。无论发生何事,有我们在。打起干劲来!

2、同一个未来(*小牧长久手之战前出现)
【三成】:大家听好。敌人是那个家康,即便兵力占优也不可冒然行动,他最擅长的就是野战。
【福岛】:哼,瞧这凸额头一副我很懂的样子口若悬河的。说起来你……呜哇——!
【三成】:哈——冒然行动的笨蛋肯定要摔跤,自重!
【清正】:而且对方握有信雄,大义的旗号在他们那边。不加油可不行呐,笨蛋的脑袋肯定是敌不过对方的。
【福岛】:加油哦,三成!
【三成】:我自己的脑袋肯定没问题,能力不在一个档次。
【清正】:不限于脑袋还有很多别的。
【福岛】:呜哇!
【左近】:原来如此。归根结底,就是笨蛋、大笨蛋和无可救药的笨蛋啊。
【福岛】:什么!
【左近】:不必担心,三人集结笨蛋力量就使出来了。
【清正】:来了!
【清正】:出发!
【三成】:直指前方!
【清正】:向着我们的道路。
【三成】&【清正】:向着我们的未来!
【福岛】:哦——

3、立志(*忍城攻城战前出现)
【左近】:丰臣的天下很坚实吧。你就算攻忍城失败也无伤大局的。
【三成】:我知道。但我非赢不可。我想赢,用我自己的力量。为了能让我的力量足以保护丰臣的未来,为了能走回可以归去的地方,为了让那个地方……不被任何人破坏……我知道,以我一人的力量……要实现这一切很难。
【左近】:您这不是心知肚明嘛。那就赢吧,为了能让大家一起走到未来。

4、关原·三成(*关原之战击败家康后出现)
【三成】:我……
【清正】:三……成……我只说一次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和你……若是……!

5、寂静的清晨(*关原之战后出现)
【左近】:怎么了?
【三成】:没什么,真是寂静的清晨呢。
【三成】:左近,我……错了吗?我为这景色感到骄傲。但这条路……太过寂静了。
【左近】:殿下,从刚才开始你是怎么了?说给左近听听吧。
【三成】:好吧,给我听好,笨蛋。这条路,我会永远笔直的前进下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浅井长政

● 全战役
第一章、桶狭间之战
第二章、稻叶山城之战
第三章、金崎撤退战
第四章、姐川之战
终 章、小谷城之战

● CG对话
1、乱世之花(*桶狭间之战前出现)
【阿市】:稍等。
【长政】:啊、失礼了。
【阿市】:没什么……
【长政】:花真美。如果有天这里能鲜花满布就好了,一定会成为非常美丽的地方吧。
(长政给阿市摘花,然后滚下了山坡= =)
【阿市】:您没事吧!?
【长政】:不碍事的……
【阿市】:我叫市。
【长政】:在下是浅井长政。

2、回答(*姐川之战前出现)
【家臣1】:长政大人!织田信长大人向越前朝仓家出兵了!
【家臣2】:臣服于织田、还是贯彻与朝仓一族的义?若要誓死捍卫浅井的尊严,还是应当与朝仓同命运吧。然而,如今正值乱世……因此还是……!
【长政】:义兄大人很强。
【家臣】:……是?
【长政】:在下的力量,并不能为义兄大人发挥多么大的作用。但现在能帮义景殿的,就只有在下了。

3、致小谷(*小谷城之战前出现)
【长政】:市,我希望你回织田家。
【阿市】:长政大人!长政大人……我……!
【长政】:请等我。等我将争斗和仇恨从这片土地逐出,建立一个大家可以和平共处的国家。在下一定会做到。
【阿市】:这种……这种国家、怎么可能存在……!
【阿市】:(因此……我只是想与你在一起……!)
【阿市】:等等!
【阿市】:长政大人……!在这里,长政大人要建立的国家,就在这里……!

4、小谷城落城(*小谷城之战后出现)
(长政打败了信长,但小谷城落城,浅井军兵败)
【信长】:来吧,杀了信长。
【长政】:不。义兄大人,市就拜托了。
【信长】:信长可是背信弃义之人。
【长政】:我相信您。

<< 战国无双3翻译-全战役、CG对话翻译(二) | 主页 | 战国无双3翻译-杂贺孙市篇 >>


留言:

发表留言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 BLOG TOP